忍者ブログ

写意人生

相濡以沫的愛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相濡以沫的愛


最近正在熱播電視劇《老有所依》,看了幾集,很有感觸。人老了除了物質、人力的依靠,是否還需要精神的依靠,是否能更有尊嚴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是否還有愛的執著和愛能力。
這讓我想起了一樓的鄰居,70多歲的阿姨,自去年老伴去世後孤零零的一個人生活。兒子在外地,但她卻始終不願跟去生活。只要有時間,只要身體還好,她總會形單影隻的出現在樓下社區的花園裏,管理侍弄著老伴生前種下的花草樹木。
大伯是在前年秋天突發心臟病去世的,走得很突然。週五我還在樓下碰見他在小花園裏忙活,說別人給了些洋薑,剛種下了。明年開春就會早早的發芽哪。可是週一下班回家,莫名奇妙地看見樓前擺滿了花圈,一問才知道是大伯走了。去阿姨家裏弔唁她抱著我失聲痛哭,“我一個人可怎麽活呀!”“我一個人可怎麽活呀!”她一直在哭,在重複著那句話。是啊,這時所有勸慰的話都顯得很無力,很蒼白!她悲傷過度,病倒了。
我知道老兩口一直感情很好,原來都在部隊,大伯還參加過抗美援朝呢,阿姨是部隊的軍醫,後來轉業到了地方。買了社區的房,退休養老了。
我們社區規模不大,開始交房時花園裏原來種了些黃楊樹和三葉草,綠化成本低,又容易活。但物業嫌收的錢少一直不打理,盛夏之後雨水充沛,花園裏雜草叢生瘋長起來。慢慢的三葉草被荒草覆蓋了,蚊蟲也肆虐起來,晚上都不敢在樓下多呆脫癦
大伯拔掉了大片的荒草,清理乾淨地面,還用撿來的廢磚頭砌出一條條小徑,種起了花草樹木。最先插種了一片月季,後來又種了紫色鳶尾、五彩石竹、西番蓮、美人蕉、石榴樹、柿子樹……他還種了一棵山楂樹,說是老伴要種的。到了春天山楂樹開滿了雪白的花兒。我想起那部著名的《山楂樹之戀》,那棵樹是開紅花的,那是愛情的象徵。慢慢的花樹品種越來越多,成了名副其實的小花園。只要在家總能在窗口看到他倆忙碌的身影,阿姨身體不太好,但也總在他身旁幫著忙活,婦唱夫隨的成了社區恩愛的楷模。他總說在部隊習慣了,閑著沒事兒難受。他喜歡花花草草的。
慢慢的一些鄰居們受他感染也開始跑馬圈地,開荒種地了。把網上的種菜熱情放到了樓下,真刀實槍,鋤頭鐵鍁,澆水施肥的種起菜來。但大都圖個新鮮,種些黃瓜韭菜容易管理的蔬菜。只有他依然熱情不減,不辭辛苦,剪枝施肥,種花種樹。別家的地裏蘿蔔青菜的補給著小家庭的餐桌,他的領地卻逐漸的花團錦簇,繁花似錦,賞心悅目起來。那些盛開的五彩繽紛的花朵和鬱鬱蔥蔥的樹木成了社區一道美麗的風景。他和老伴很有成就感的把更多的時光消磨在小花園裏。
在深秋的冷風中,他種完了洋薑,為花樹剪枝施肥,把園裏的殘枝敗葉收拾乾淨。他在等待春天的來臨。可是,他沒有等來春暖花開的日子保濕針
一個冬天幾乎看不到阿姨的身影。偶爾遇到也總是戴著帽子和大口罩,露出憂傷的了無生氣的眼睛,走路總是弓著腰,話都懶得說,沒有了以前的笑容和精氣神。瘦瘦的身影讓人看著都覺得心疼。她執意不願和兒子走,和她作伴的中年婦女好像是她的一位遠房親戚。
春天的陽光終於驅散了冬季的最後一絲寒意。似乎見到阿姨的次數多了,偶爾會看到她孤零零的出現在小花園裏,在還沒有抽枝發芽的花樹前轉悠,摸摸、看看,似乎在期盼著什麼。
月季花開始發芽了,洋薑也冒出了一片片小苗。阿姨幾乎每天都到園子裏去,拎著個小水桶,顫悠悠的為那些花樹澆起水來。有時遇到要幫她,也總是拒絕。她說一次只拎半桶,累不著的。她要替老伴照顧好那些花草。她的眼神逐漸變得開朗了,像有陽光驅散了心底的烏雲,神情堅定了許多,眼睛裏流露出了希望和安慰的神情。她總說,“我要把老伴的花草照顧好,它們長得好,老伴就高興!老伴在天上看著呢!”那份不舍,那份深情,那份幾十年相濡以沫的愛讓人無法不動容美麗華評價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